《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校勘計劃

 

前言


        在尊貴的第102任怙主甘丹赤巴法王日宗仁波切的加持與指導下,「哲蚌洛色林貝圖康村教育協會」計畫將至尊三界法王宗喀巴大師與二位心子的藏文《文集》,進行嚴謹而周詳的校勘並出版。《文集》的校勘,費時長久,除了需要優秀適任的人力外,尚需相當的經費之挹注方能善竟其事。


       藏文版《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的校勘工作,旨在確保《文集》內容與文字的正確性,並讓法義更清楚地為讀者所了解,對於宗大師教法的住世與弘揚,這無疑是一項重要的計畫,也是眾人得以培福之田。在此,期盼同修法友能隨喜護持本計畫,並儘量對本計畫施予協助。


《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與《文集》之特色


       在雪域西藏,現已出版的藏文《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木刻長函,主要有三種版本,分別是拉薩的「薛版」、札什倫布寺的「後藏版」、以及塔爾寺的「塔爾版」。薛版與後藏版《文集》共有三十八部,其中,宗喀巴大師的著作有十八部,顯密各半,賈曹傑尊者的著作有八部,而克主傑尊者的著作有十二部;塔爾版《文集》則有四十三部,其中,宗大師的著作有十九部,賈曹傑尊者的著作有八部,而克主傑尊者的著作則有十六部。宗大師的著作非僅在藏傳佛教格魯派傳統中受到高度重視與尊崇,在國際的佛學與哲學研究領域上,也一致被公認為是佛教修行、文學與學術研究的經典傑作。


       《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的不共特色為:其乃以導師釋迦牟尼佛所說的《甘珠爾》為基礎,而後在印度諸大學者針對《甘珠爾》所作的注釋《丹珠爾》中,於見地的部份,依各宗義傳承祖師的論典,在不混雜各宗義內涵的原則下,將中觀應成派、中觀自續派、與唯識派的見解主張,做了非常清晰明白的論說;而在行持的部份,則是將傳承自慈氏彌勒菩薩,對廣、中、略《般若經》與《現觀莊嚴論》的內容作無倒注釋的諸印度阿闍黎的論典,做詳察細究已,而抉擇出廣大行次第,其中,宗大師的廣、略《菩提道次第》與《密宗道次第》等,展示昔日印度諸善知識未曾闡明的顯密道之體性與次第,將契合利鈍上、中、下三種根器所化機的修習之理,甚極明白地做出闡述,並讓所化機方便起行而修。


       宗大師在其著作中,不以援引往昔智士學者的論說為滿足,而是以透過正理辨察法義後所得之堅固定解,做明確的抉擇宣說,此乃大師著作一項特殊的功德,此功德無人能出其右,故而常有一說:「未見聞者問布頓,未定論者問洛桑札。」此外,宗大師並非以學者做學問之姿而為論著,而是以實修或修心次第的角度出發而為著作,內容亦非片面之道,而是全圓含括道之體性、次第、數目決定,無違總攝大小乘與顯密教法,並透由理路辨析,甚極明白地呈現一位補特伽羅的成佛道次第,以致若能依之而為修習者,當無難而易於取證佛果。


《文集》校勘計畫之緣起


       在西藏出版的三種版本《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木刻長函中,整體而言,塔爾版堪稱三者中內容最為正確者,然而,有的長函,後藏版較塔爾版正確,有的長函,薛版較後藏版正確。過去雖曾有團體嘗試將木刻版《文集》數位化,然多有不善之處。有鑑於此種歧異與缺失,將該三種版本加以比照校對出一個內容正確無誤的版本並印行出版一事,便顯得非常必要而且重要。


《文集》校勘計畫之目標與義利


      本計畫的目標,是將藏地三種版本的藏文《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木刻長函做比照、校對及勘誤,明列三者歧異之處,並標註文集中的引文出處與頁碼,最終除建立成內容考究、註解詳明的數位版《文集》外,也將以傳統貝葉長函或現代書本形式,擇適出版。圓滿校勘完成的數位《文集》將上載至「校勘計畫」官網供大眾自由搜尋、取用;若有任何個人或團體欲自費付梓出版《文集》中任何著作,本計劃也將提供相關檔案以供印刷。


       透過《文集》的對照校勘,三種木刻版本的歧異處,在加以註解說明已,將會對經論法義的通達產生很大的助益。同樣地,《文集》裡引經據論時所引用的《甘珠爾》與《丹珠爾》中的文字,透由標示引文出處經論的頁碼,對於想要進一步做深入探究的人而言,一來能了知引文內容是否正確無誤,二來,若引文的法義模糊不清之時,也可以藉由閱讀原文前後段落的文字,而讓法義清楚明了。校勘完成後的《文集》,將能為聞思修宗大師教法的佛教徒,以及翻譯宗大師父子三尊著作的譯者,提供正確詳明的論典依據,並有助於宗大師教法的弘揚與住世,此外,對於全世界從事佛法研究、哲學、比較宗教、以及亞洲研究的學者與團體,亦多有裨益。


《文集》之校勘方法與流程


      本計劃聘請多位全職校對人員、二位全職督導學者以及二位特約審查學者進行校勘的工作,另外尚有一名電腦輸入人員。


本計劃的校勘方法與流程為:


一、將塔爾版木刻藏文《文集》全數輸入電腦以建立成電子檔;


二、校對人員將費心、仔細地把已輸入電腦的數位版《文集》與塔爾版木刻紙本《文集》反覆地逐字作比照與校對,確認所輸入內容與紙本《文集》的一致性;


三、塔爾版數位《文集》初步校對完畢已,接著以之為本,將之與薛版及後藏版《文集》作對照,辨識三者彼此內容上的差異與潛在的錯訛,並標記尚待註明以及有待進一步考究的內容段落,同時進行又一回塔爾版數位《文集》與木刻長函《文集》的校對工作;


四、督導學者接著將深入《甘珠爾》與《丹珠爾》典籍,進行極為廣泛、龐雜的研究工作,以便:尋找與確認文本錯訛之處並予以修正;研判三種版本《文集》的差異處,並抉擇其中內容正確者;從典籍中搜尋《文集》裡引經據論所根據的經論出處,確認引文內容的正確無誤,並標示所引經論頁碼與詳加書寫相關註解等等,最後將校勘後的內容輸入電腦,加入原本的塔爾版數位《文集》。這個階段將再度進行另一回塔爾版數位《文集》與木刻長函《文集》的校對工作。數位《文集》經過校對、勘誤、與標註後,校對人員與督導學者將再度仔細地進行校對與審查,以確保數位《文集》內容與文字的正確性;


五、校勘工作進行一段時間後,將有特約的審查學者,對已校勘、標註完成之數位化《文集》,進行最後的校對、編輯與審定;


六、藏文《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如此經由層層仔細的校勘、研查、標註與審定後,最終將呈現給世人的,即是一套珍貴而內容正確、標註詳明、且易於大眾索引的藏文數位《文集》,同時考慮以傳統長函或現代書本形式,擇適出版。


七、除了以大部文集形式付梓之外,也計劃將《文集》中數本重要但鮮少出版流通的著作,另行單本印刷、流通,以方便學習者攜帶、研讀。


校勘計畫之期限與工作地點


      本計畫從《文集》數位化、校勘、最後審定至出版,預計費時七至八年。本計畫已將四十三部的塔爾版《宗大師父子三尊文集》藏文木刻長函建立成電子檔案,並於2012年4月在拉達克列城開始數位版與木刻版《文集》的比照及校對工作,同年八月移師至北印度達蘭沙拉。至今為止,校勘工作一直持續、順利地進行著。目前,校勘工作主要仍在達蘭沙拉進行。


著手本校勘計畫之意樂


      「得至尊上師宗喀巴與至尊文殊菩薩攝受之因為何?當怎樣做?」針對克主傑尊者的提問,至尊宗喀巴大師答道:「不共之因,為心中生起出離心、菩提心、與清淨正見三者,並當一心信仰上師即至尊文殊菩薩;可建造我及文殊菩薩的身像、典籍、塔等,並觀上師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由衷虔誠啟禱、讚嘆、發願⋯⋯。」職是之故,本協會乃為了宗大師教法的弘揚與住世,以及為積造來世能值遇佛陀教法,特別是能值遇全圓無誤宗大師教法的因緣之故,而起行此《文集》的校勘與出版計畫;另一方面,在求證解脫與成佛之道上,若未具廣大的智慧,實難通達甚深空性義,而來世能獲得圓滿廣大智慧的因緣,包括累積能幫助他人智慧得以增長的業因,而彼業因之一又來自於提供令他人智慧得以增長之順緣,以及刊印典籍而行法佈施等行持,是故,吾人亦希望透由此計劃,累積能幫助他人智慧得以增長廣大的業因,讓眾生發起辨擇、通達甚深空性義的證空 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