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大師父子三尊生平

 

宗喀巴大師生平

 

童年

          至尊三界法王宗喀巴大師於西元1357年10月25日誕生在西藏安多地區的宗喀地方,故被稱為「宗喀巴」,意為「宗喀地方的人」。宗大師從母胎初生下時,剪斷臍帶滴下的血落入土中,該處之後生出一棵白旃檀樹,枝葉繁茂,每一片樹葉上自然長有獅子吼如來像,那棵樹與地方於是被稱作「辜奔」,意為「十萬佛像」,後來,格魯派寺院塔爾寺就建造在該處。

          宗大師自幼即行止合宜,不似一般孩童嬉戲放逸,且本能地表現出菩薩之行事。三歲時,由第四世噶瑪巴遊戲金剛授居士戒。七歲起,跟隨噶當派上師法王敦珠仁欽學習,在法王敦珠仁欽座前受勝樂金剛、喜金剛、大威德金剛和金剛手菩薩灌頂儀式,並熟修儀軌,能夢見本尊。後於法王敦珠仁欽與善知識玄努強秋座前受沙彌戒,得法號洛桑札巴(善慧名稱)。法王敦珠仁欽對宗大師細心照護,給予顯密教授,並鼓勵宗大師往衛藏各地求學深造,且為其備妥順緣資具,對宗大師有無比的恩德,所以,宗大師只要聽到法王敦珠仁欽的名諱,便立即舉手加額,合掌作禮,每在節日敬供法王敦珠仁欽,從無間斷。

 

在藏區的修習

         在法王敦珠仁欽的鼓勵下,宗大師十六歲時前往衛藏,學習廣大經論及二大車軌諸經論。行前,法王敦珠仁欽對宗大師如此教誨:「你當徹底聽受隨於二大車軌的諸經論,繼當以所聞教義作為修行心要而修,務令心中生起決定,然後依自己所得那樣決定的意旨,對其他具緣的人們廣弘宣說,而使圓滿的佛教得以繼續住世與弘揚光大。」

         大師首先前往直貢噶舉寺,學習直貢派大手印法《大印五法》、《大乘發心儀軌》等許多深法,後於他處學習醫學諸論,及至十七歲,他已經成為一名善巧的醫生;而後去到極樂寺,聽受《現觀莊嚴論》、《大乘經莊嚴論》、慈氏五論等諸多經論,期間並於法城寺接受灌頂並學習許多密法。住寺二年後,大師即廣遊桑樸寺、極樂寺等諸大辯經場立宗辯經,其才智與法語圓滿的美名由此遠揚。此後,大師仍繼續遊學於噶當、薩迦、噶舉、寧瑪諸派之寺院聽受《噶當派菩提道次第》、薩迦道果法、直貢噶舉派的那洛巴六法和時輪金剛法門等諸多顯密教法,同時於各寺院立宗辯經。

        宗大師之後得大善知識貢嘎伯瓦介紹其弟子仁達瓦大師—一位薩迦派大德,並於仁達瓦大師座前學習《因明》、《中論》、《俱舍論》及自釋、《入中論》、《釋量論》、《集論》、《毘奈耶》、《道果集》等諸大部論。由於宗大師最初是從仁達瓦大師前,獲得開闡佛經了義與不了義的大車軌中,中論與因明智理門徑的,因此,宗大師以仁達瓦大師為其無與倫比的主要上師;宗大師也從其他師長座前聽聞諸多教授,期間並為眾講授《集論》。繼於薩迦寺立四難論宗,很多三藏法師皆起敬信,求做弟子。於十九歲的秋季,宗大師於某次閉關中,閱讀《釋量論正理藏》,細閱到第二品開示道之建立時,對法稱論師的著述與理路,內心生起難以抑制的猛利信心,在那個秋季期間,大師每閱讀到《釋量論》,都是信念猛起,毛髮顫豎,感而落淚難以制止,據說此後宗大師每當閱讀該論,都油然生起這樣的信念。

         宗大師於二十歲時受比丘具足戒,之後的十數年間,仍繼續訪師求受無數顯密教法,並依教授修行而生起功力,同時也於不同寺院為眾多三藏法師講授《現觀莊嚴論》、《俱舍論》、《入中論》、《釋量論》、《集論》、《毘奈耶》等諸多經論,其中包括花費三個月時間為眾講說十七部大論,並於三十二歲著作《現觀莊嚴論釋善說金鬘疏》。

 

閉關修行

         三十三歲時,宗大師與噶瑪噶舉派上師鄔瑪巴相會,彼此互傳法要,後來同鄔瑪巴上師一起在嘎棟寺閉關專修,期間從鄔瑪巴上師處聽受很多文殊菩薩法門。鄔瑪巴上師能親見文殊菩薩,透過鄔瑪巴上師,宗大師請問文殊菩薩關於中觀正見、顯密差別、無上密續中極其重要諸點、以及五次第體性、數目決定之理等極難通達的不共要義等無量法義。針對宗大師有關中觀正見與密集金剛教義的提問,文殊菩薩告知月稱論師所詮釋龍樹菩薩意旨,無論顯密皆絲毫沒有錯誤,應對月稱菩薩生起決定。此後文殊菩薩指示宗大師應捨事專修,於是宗大師與鄔瑪巴上師先於嘎棟寺閉關,期間宗大師殷勤祈請,專修上師及本尊文殊菩薩,不久即能親見文殊菩薩,並從文殊菩薩前得到很多灌頂,也從鄔瑪巴上師座前,聽受文殊菩薩授予鄔瑪巴上師所有供修與諸事相,以及觀修所緣次第等很多教法。

         三十五歲時,宗大師與弟子八人,來到阿喀地方的卻隆寺住淨專修,初修時想到集資淨罪的重要,故精勤於三十五佛禮懺與供曼達等集資淨罪的法行。他們向三十五佛的每一尊佛各行十萬次大禮拜,完成一百八十萬次曼陀羅供養及許多的大威德金剛自我灌頂,雖修到指端俱裂,仍精進苦行。宗大師在勤修三十五佛禮懺時,親見三十五佛、至尊彌勒菩薩與其他諸佛菩薩現身。在卻隆寺閉關四年後,受文殊菩薩鼓勵,宗大師與弟子發心培修廢壞的拉薩精奇寺,並重塑寺中殊勝希有的彌勒佛造像,此為大師四大功業之一。

 

利生事業與證悟緣起性空

         此後,宗大師繼續其弘法利生事業,期間並從大堪布南喀堅贊座前,聽受由善知識瑾哦瓦傳嘉裕瓦,以及袞巴瓦傳內鄔蘇巴兩種法流的噶當道次第教授─《菩提道次第廣義教授》;受文殊菩薩再三策勵以戒為師,宗大師心中也生起勇悍的決心,認識戒為聖教根基,目睹聖教的衰頹,內心難忍,毅然不顧過去的舊規惡習,下至改悔還淨諸戒法,都很好地興立起來,依戒而行;後閱讀到善知識正勒巴所著《聖教次第廣論》,心中生起很大的定解,繼而觀察到總攝一切佛經教義,契合初業有情心思,可作為修行方法的道體,而其中了不了義的次第等一切教授相順諸大車軌的軌則,此教授非有不可,故而向上師本尊猛烈祈請,並不斷詳研諸多經論,進而對從最初依止善知識起,直到最後修習奢摩他與毗缽舍那等法門之間,所有大小共道與大乘道,以及之上的密續一切特殊不共的善巧方便修法,此中的道體、次第與數目決定等,內心生起決定,並深知:任何經論乃是一補特伽羅修行成佛的方法,是契合利鈍上中下三種根器有情的根機,依其所緣次第,取而易修,能使內心獲得調柔,是唯一能化導一切賢愚眾生的修心次第,而此法門,在雪域西藏,只閱讀到阿底峽尊者的《菩提道次第燈論》,宗大師對其中所有抉擇顯密道次第等稀有大車軌繩,心中生起很大的決定,後又閱讀大譯師洛敦協饒所著的《教法次第》與其弟子所著的《教法次第廣論》,宗大師深感此是總集一切佛經論典的教義而開示為一成佛的道次第,於是,此後對於須講授共通道修心的有情大眾,宗大師不宣說多門的教授,而只開示唯一的菩提道次第修法教授。

         接著,宗喀巴大師返回阿喀,作為期一年的閉關,專修中觀。宗大師勇猛精進地祈請上師即文殊菩薩,並細研教理,得到加持的殊勝徵相。某晚,宗大師夢見包括龍樹菩薩、佛護論師、月稱論師在內的諸位著名印度中觀應成派祖師大德,聚集探討甚深空性義,宗大師也在其中,此時,佛護論師手持《佛護論》,起身將書觸碰宗大師上額給予加持,宗大師夢醒,重閱日前所讀的佛護論師對龍樹菩薩中觀見的注疏《佛護論》,豁然證悟龍樹父子中觀正見的究竟意趣,因此對佛陀宣說緣起性空教法生起無比的感恩與信心,並造《緣起讚》;宗大師時年四十二歲。此後,宗大師轉而致力於顯密教法的弘揚與著作。

         四十六歲時,宗大師與上師仁達瓦前往熱振寺,當時為重整清淨教規,發心巨細靡遺地講說《律經》,重建聖教根本—別解脫戒—的圓滿基礎,被視為宗大師的第二個功業。宗大師與弟子們後來去到熱振寺獅子岩下,閉關修學,常時殷重祈請,得親見所有菩提道次第傳承祖師,並新撰《菩提道次第師師相承祈禱文名開勝道門》。於四十六歲時,經眾勸請造《菩提道次第廣論》,後並對眾講說;其後並陸續造作如《密集圓滿五次第明炬論》、《密宗道次第廣論》、《大威德金剛勝伏魔軍》、《中觀正理海》、《辨了不了義善說藏論》、《菩提道次第略論》,以及圓寂前一年所著的《中觀善顯密義疏》等諸多重要著作,同時持續講授無數顯密教法。


其他功業與示寂

         1409年,年屆五十二歲的宗大師在拉薩大昭寺開創祈願大法會,是藏曆正月初一至十五神變節所進行的重大法會,並一直沿傳至今。他在釋迦牟尼佛像上供以王冠,表明這是一報身像,而非僅為化身像;這被視為大師的第三大功業。1410年,在弟子與信眾的勸請與護持下,宗大師建造甘丹寺,並於1415年新建密法殿堂及淨室,殿堂中有三層壇城,分別供奉釋迦能仁、密集金剛、大威德金剛與勝樂金剛本尊與眷屬造像,被視為宗大師第四個功業。

          甘丹寺成為宗大師的主寺,大師晚年多駐錫於此,並在此轉廣大法輪,且完成許多著作。宗大師於1419年於甘丹寺示寂,享年六十二歲。示寂前,大師將僧帽及僧袍交付賈曹傑尊者,嗣後,賈曹傑擔任甘丹寺住持長達十三年之久;從此以後,歷代甘丹赤巴法王便成為格魯派的領袖。

         宗大師對西藏顯密教法的住持、發展與弘揚,做出巨大的貢獻,其影響遍及蒙古與中國,在諸多弘揚佛陀聖教的西藏大德中,無人能出其右,宗大師在弘揚聖教的恩德如世尊再世,難有與之比倫者。


弟子

        透過宗大師二位心子—賈曹傑尊者與克主傑尊者—及數名親近弟子,大師的教法與傳承,得以繼續流傳與廣弘。早在大師在世時,蔣揚卻傑(1379-1449年)於1416年建造哲蚌寺,大慈法王釋迦耶謝(1355-1435年)於1419年建造色拉寺;宗喀巴大師圓寂後,至尊喜饒僧格(1383-1445年)於1422年建造下密院,後來諱稱第一世達賴喇嘛的尊者根敦朱巴(1391 -1474年)也於1447年建造了扎什倫布寺。

 

 

賈曹傑尊者生平

         賈曹傑尊者法號為達瑪仁欽,西元1364年出生於後藏的娘堆日浪,父親為壩大臣的後裔,名達本巴,母親名覺嫫謝饒。尊者十歲那年,於大堪布仁欽堅參與修行者玄努促臣座前受沙彌戒,賜名為達瑪仁欽(意為盛寶)。

         尊者童年時在阿闍黎伯貢貝座前學習念誦與藏文書寫,後依智王貢嘎貝精研《釋量論》及《量決定論》等一切本釋各論,之後又陸續在智王仁清多傑等多位善知識座前聽受《般若》、《俱舍論》、《集論》、《毗奈耶》等很多經論,特別是他禮敬在西藏大車軌師至尊仁達瓦蓮足下,一心依止,聽受般若、因明、律學、俱舍、中觀等顯教經論,以及密集等密教諸經義,並對自他各宗的教義也通達無餘,成為善巧自在,算是仁達瓦大師七位首要弟子之一。

          尊者廣遊薩迦寺院等後藏所有大辯經場,立十部宗論,從此以十論師的美名著稱。二十五歲時受具足比丘戒。之後又往赴前藏各辯場,在哲當辯場立宗後,即前往宗喀巴大師當時的駐錫地謁見大師,並請求賜授法要;宗大師觀知尊者為一殊勝法器,於是根據經論要義及諸難處等無垢智理,詳為開示,尊者以此對宗大師生起堅固信心,殷重啟請依止於大師蓮足之前,大師允其所請,尊者此後便常住在宗大師座前,聽受菩提道次第引導教授,以及密教圓滿次第等所有顯密法教,並對這些教義都能深入領會於心。宗大師多次的講法,都由尊者牢記於心並作出記錄。

         尊者即如往昔常啼菩薩依止法聖一般,不惜身命資財受用,任於何時毫不放逸,謹遵宗大師所教而行,以此成為宗大師首要弟子。宗大師在世時,所有大師弟子,多親近於尊者之前,宗大師為徒眾授出家具足戒等一切事業時,皆由尊者承辦其事。

         尊者五十六歲時,宗喀巴大師將示涅槃,宗大師將黃色尖頂僧帽及僧服授給尊者,以示授權甘丹住持法座之意。尊者主持寺座達十三年之久。在座期間,專注於講說、辯論、著作,從講修二門教導眾生獲得成熟解脫,同時造寫許多著作,並廣行財法二施。1431年,尊者將甘丹法座授予克主傑尊者,並於隔年1432年圓寂,享年六十八歲。

 

 

克主傑尊者生平

           克主傑尊者法號為格勒悲桑,西元1385年生於藏北官家種姓中,父親名扎喜伯桑,母親名蒲珍佳嫫,尊者為長子。當時傳稱尊者是古德「克主拉旺」轉世,故從幼年即獲命名為「克主」,意為善巧成就。

         七歲時,於大堪布生格伯桑波與嘉瑪瓦雲滇額座前受沙彌戒,得法號格勒悲桑(意為福善德賢),並從其聽受戒學。其後,尊者依止親近至尊仁達瓦大師,於其座前研習因明七論、《現觀莊嚴論》、《集論》、慈氏五論、中觀諸論、毗奈耶諸論,不久即成無礙善巧;復在金剛持上師耶喜伯瓦座前,聽受《歡喜金剛灌頂》及《道果》,也在其他許多善知識前,聽受無邊顯密教法,終成為一位精通廣說顯密教法者,能毫無畏怯、辯才無礙,並對自他宗派精通無餘。

         尊者繼而遍遊後藏諸辯經場立宗,曾經在昂仁寺僧伽大眾集會的場合中,與當時西藏的大班智達卻勒朗嘉對辯,尊者運用大量的無垢智理駁斥對方的立宗,直到大班智達無言答辯。當時尊者年僅十六歲。由於當時二位在辯論時,具有與眾不同的清靜理智的儀容,以致很多善巧人士,都記錄有他們的辯論文,後來尊者在其所著的《顯示因明七論難義消除心暗論》中,也援引當時辯論的語句。尊者於年輕時期,在講說、辯論、著作等每一方面,便已是精通無礙。

         二十歲時,於仁達瓦大師座前受具足比丘戒。仁達瓦大師鼓勵尊者去謁見宗喀巴大師,尊者於是在二十二歲之年前往宗大師駐錫之地。在與宗大師見面的前一晚,尊者夢到黑暗中現起至尊文殊菩薩光明普照,文殊菩薩並與自身相合,生起殊勝樂受。在與宗大師相見當下,尊者心中生起無量信仰,在詳告昨晚夢境後,宗大師言道:「看來你是一個受密法器,你將對很多應化眾生做大饒益。」宗大師授予尊者許多大威德金剛的殊勝法門與教授,並對尊者說:「你將成為一位善於以四方道納入一切法的了達者。」

         此後,尊者對宗大師具有堅固不變的信心,在大師座前,聽受《菩提道次第講義耳傳教授》及其除障增益等法,並聽受所有二大車軌無垢智理論典,以及結合四續部的一切教授,特別是有一時在對宗大師供上無量供養與金曼達而虔誠請法後,獲得宗大師在長達十個月期間,無間斷對他白天講授密續及諸大經論,晚間講授生圓二次第及所有大師自知的要法,許多教授是宗大師自己的不共秘密行傳與密法,皆為尊者秘密單獨傳授。宗大師對尊者說道:「現在我已將所有教授完全傳授給你。我所有的密法書本中,關於甚深要義都有筆錄,我自己也依此修習,間或對ㄧ、二個合法器的所化機講受這些要法。你對我的這些顯密教法,可以著作清淨善美的釋論,特別是應當弘揚甚深中觀見及我的這些密教。」於是,宗大師將整個教法完全託付給克主傑尊者。此外,尊者還在賈曹傑尊者與持律師扎巴堅參等前,聽受許多教法。

          尊者在宗大師圓寂後,多半住在光彩山依宗大師顯密教授,每日四座,徹底勤修,並獲得證悟;尊者後受法王達布饒敦巴的迎請前往伯柯卻德寺,為住持宗大師的賢善宗風,做出廣大的佛教事業,後來移至日窩當金寺,繼續廣弘佛法。尊者徹底通達一切自他內外宗派,受至尊文殊菩薩等諸多本尊攝受,並時能親見本尊。由於尊者主修上師即佛的瑜伽法,故常時能夢見或親見上師宗喀巴,獲取師教;有一次,尊者對於甚深中觀見極細的難義生起疑惑不解,便於夢中得見宗大師為他講說《寶積經迦葉品》,以此解除所有疑惑,對於甚深難義所生誤解垢染,皆得消除;像這樣,尊者多次親見宗大師,並得到大師的解惑、教誡、教授與鼓舞,宗大師曾囑咐尊者,大師的顯密兩種道次第,是代表大師的遺囑,應以此諸著作為主要而閱讀,並應對契合法器有情做饒益,特別應當弘揚大師的密乘諸善說論著。

         1431年,賈曹傑尊者囑咐克主傑尊者必須住持甘丹寺,於是賈曹傑尊者退位,由克主傑尊者繼陞甘丹法座,且隨即以世間和宗教規律來治理宗喀巴大師發源地—甘丹寺,每年傳授菩提道次第詳細教授一遍,並傳授所有灌頂、傳經、教授等,建立起第二佛陀宗喀巴大師教義長輝法幢。尊者在甘丹寺內新立講授龍樹、無著二大車軌諸論的法相學院,委任四位大善知識為教師,大弘教法。尊者不顧身命,專心勵志唯以住持文殊宗喀巴教法為己任。

尊者於1438年在甘丹寺圓寂,享年五十四歲。

 

以上宗大師父子三尊生平,取材自《菩提道次第師師相承傳》,雲增耶喜絳稱大師著,郭和卿譯,福智之聲出版社出版。